经营业务

新闻检索

  • 类型
  • 信息
  • 更多新鲜资讯请
    关注微信公众帐号

何官镇一位老共产党员的心声

青州新闻网3月8日讯我是一名普通的共产党员,是党教育我培养我走上了革命道路。

我现在活得很快乐、很幸福。 与牺牲的战友相比我是幸运的,我现在生活得很好,衣食无忧,我知足了,对党和政府我没有任何要求。 多年来各级领导对我一直都非常关心,每年都来看望我,并在精神上和物质上给予我关怀与帮助,特别是韩幸福书记曾分别于2007年1月和2010年1月两次到家里看望了我,我非常感激。 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各级领导对我的亲切关怀,我愿把自己余生全部献给党的事业,继续为党和人民奉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这是笔者走访老党员赵学舜时他说的一段话。 赵学舜,1932年2月出生在青州市何官镇西台村的一户平民家庭,自由家境贫寒。 1949年1月入伍,同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了渡江战役、解放南京战役和上海战役。

如今已是87岁高龄的赵学舜老人回忆起当年战争年代的战斗经历仍记忆犹新。

1949年1月,赵学舜积极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所在部队隶属华东野战军(1949年2月,华东野战军正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野战军,陈毅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粟裕任副司令员)。

入伍后,跟随部队从青州市高柳镇马兰村出发去了广饶县城,驻扎在南关村和西关村。

部队从2月下旬开始分路南下,途径滕县等地,于4月初到达了长江浦口,准备参加渡江战役。

战前部队紧张有序地进行战斗准备:征集渡船、训练水手、开辟渡船进入长江的水道、组织进行渡江作战的战术技术训练、利用湖泊及内河进行航渡和突破滩头阵地以及水上射击、打击敌舰等战术技术训练,并利用暗夜在长江中试航,有些突击团还在江中进行适应性训练,使许多不习水性的指战员由学会了游泳。

4月20日晚和21日,遵照中央军委和总前委的命令,部队发起渡江战斗。

在炮兵、工兵的支持配合下,强渡长江,迅速突破国民党军的江防,部队仅用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彻底摧毁了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

渡江战役结束后,赵学舜所在部队又接到了攻打南京城的命令,1949年4月23日攻下了南京城。

南京解放后,部队就在南京城附近的长江边上进行休整。 当时部队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战士缺衣少食,无房屋及帐篷,夜晚只能露宿江边。 因无洗澡洗衣服条件,许多战士身上长满了虱子,被咬的疼痛难忍,又因无药物医治,最后只好将长满虱子的军衣脱下来丢掉。

部队在南京只休息了几日,就接到上级参加解放上海战役的命令。 部队急行军不几日就来到了苏州境内。 5月12日随着第三野战军司令部的一声令下,各参战部队迅速越过苏州一线,占领进攻出发阵地,战役正式开始。 赵学舜所在部队从上海市松江发起进攻。 5月27日上海市区国民党守军被全部肃清,至此上海战役历经半月时间胜利结束。

1950年8月中央军委撤销第三野战军部队番号,野战军部队全部归华东军区领导。 赵学舜被调入上海市警备区0四七二部队担任少尉排长职务。

老人自豪的告诉我,有一次他带领全排战士在上海参加一次重大军事演习时,受到了陈毅市长的亲自检阅。

赵学舜还告诉我们,他参军入伍11年,曾经有三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第一次是在上海解放后,部队修建上海虹口飞机场时,国民党的飞机在机场上空扔炸弹,有一颗炸弹就在他身边不远处爆炸,炸起的尘土将他整个人掩埋,当战友将他从土堆里救出时,人被震晕了,醒来耳朵仍被震聋了好几天。 第二次,他在上海郊外站岗执勤时,不小心误食了被国民党特务下了毒的食物,当时就牙关紧闭,口吐白沫,不省人事,被特务用草席卷起来拖到了荒野中。

庆幸的是半夜时分我有苏醒过来,艰难的爬到附近老乡家里,最后又得救了。 最后一次发生在1959年,部队在上海市崇明岛上参加国防工程建设。 在修建碉堡时,因使用的电箱式振动器漏电,赵学舜整个人被打出3米多远,造成右手腕骨折,因伤势严重,被送进崇明岛人民医院治疗。

后经有关伤情鉴定部门确定为七级伤残(1980年被明证部门评为三级乙等残废军人,2015年被山东省民政厅定为七级残疾军人)。 1960年4月,赵学舜因身体伤残原因由部队转业到上海市城建局市政一公司工作。

1962年9月,赵学舜积极响应国家支援农村农业建设政策回到农村老家参加农业生产劳动。 回村二十年来先后担任过民兵连长、治保主任和红白理事会主任等职,无论干什么工作,从来都是积极认真,踏踏实实,从不弄虚作假、耍奸使滑,从未因过失或工作没做好而受到过上级和领导批评。

平日里乐善好施,服务乡邻,因此深得村中群众的支持与厚爱。

1982年9月,因落实有关中央政策文件精神,赵学舜又被调回上海市城建局一公司,在保卫科工作。

1992年2月,按照政策儿子接班顶替工作,赵学舜也因此由离休转为退休,享受退休干部待遇。 退休后回到家乡青州市何官镇西台村居住生活至今。 如今,退暮之年的赵老行动已经不便,眼睛也看不到东西,但他一心向党的革命情怀始终没变。

他吃力地坐在凳子上坚持到采访结束,最后,赵学舜老人眼含热泪深情的说:这辈子,我永远感谢共产党,永远感谢毛主席,永远感谢人民政府。

没有共产党,没有毛主席,就没有新中国,也没有我们今天这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老人高尚的情操,让我们每一个人汗颜。

编辑:。

更多查看【经营业务】